fbpx

【故事】阿邊

就說你是排球邊緣人啊,你就不信。

講究團隊運動的排球,如果沒了團隊,那排球之於你,還剩下什麼?

 

阿邊是個平凡、普通、你我身邊都會有,甚至你自己就是的那種一般人。

 

上了大學後,因緣際會對排球產生了興趣,下課就會到球場報到。想要碰球,但系隊的學長們除了練球時間,平時都不會打,而且也不敢約學姐,因此只能自己碰牆壁,或與球場上雖不認識,但看起來也很像新手的人一起碰碰。

 

因為太常去球場,失去了與系上同學聚餐的機會
人家吃雞腿,阿邊只能吃蘿蔔乾

 

因為太常去球場,失去了與系上同學出遊的機會
人家爬山,阿邊只能爬地板

 

因為排球,跟系上同學變得不熟

 

因為想著排球,不會另外花時間鑽研技能,學習課業
一下課,就衝向球場

 

因為想著排球,難得同寢的緣,也漸行漸遠

 

因為排球而變得邊緣,但沒關係,至少還有排球
排球明明是六個人的運動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邊緣人啦!

 

下雨的日子,場地特別溼滑
一個不小心,必定會發生的意外,發生了
爺筆下的人物很常扭到腳呢…

 

因為排球,沒得打排球了。
接下來,該去哪裡呢?
沒得打球,便無處可去;走路慢得像烏龜,也不可能跟同學出去玩(也沒人約你啊),只能默默養傷

 

去中醫診所熱敷腳踝,希望瘀血趕快退散
去北投泡腳,希望瘀血趕快退散
每天每天,盼著傷勢趕快好,能夠重回球場

 

回味著自己錄製的扣球影片,看到場上一些熟悉的面孔,那是常去play場的人,久而久之就認得了。
但!阿邊突然驚覺,打球時場上每個都認識,但下了場,會繼續聊天的卻一個都沒有。自從扭到了腳,暫時退出了球場,結果球友們卻連一點關心也沒有,彷彿他這人就這麼從排球場消失了,而其他人也無所謂。待在宿舍的時間變多了,但室友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圈。
想著球場上的球友,每個都認識,但都沒有熟到能稱為朋友。假使有一天再也不能打排球,自己究竟還剩下什麼呢?

 

就這樣,一年過去了。
新的一屆,四個新的學弟妹,全都加入了系隊。課餘時間總是在球場看見他們四個,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。

 

他試著參與學弟妹的晨練,下午play,彷彿很好很順利

 

但每當學弟妹們要一起離開去上課,或有考試而暫離球場時,他又變成自己一個。有時他會知道,這群因系排而感情升溫的朋友,會一起去哪裡聚餐,或去唱歌,或去爬山,但自己卻不在受邀名單內。他也不曾主動去加入,因為這樣實在太奇怪了。
因為排球,學弟妹們豐富了彼此的生活。但他發現自己,沒辦法融入這個群體,因為他們有他們的生活,當生活不一樣,自己終究還是只能一個人。

 

沒有生活圈接近、思想接近、程度接近,一般通稱「朋友」的排球人一起努力成長,阿邊終究只能自己一個人。
一個人的排球,居然是如此沉重,有時重到提不起動力拾起這顆球,因為去了球場,也沒有一個懂自己的人。

 

漸漸地,他變成了一個play場常客,球場的人他都認識,也都認識他,但沒有人真的認識他。
說起他到底叫什麼名字,沒有人知道,但大家都知道那個總是自己來球場的人。有時下場打球,有時沒隊有缺,他就坐在場邊看著,一直看著,看到鐘響或關燈才離開。

 

有一天,他畢業了。他依依不捨這個球場,裝滿他生活的地方,甚至可說是大學生涯的全部。
他回頭遙望,這個球場帶給了他什麼?排球帶給他什麼?樂趣?那是一定有的;成就感?朋友?他認識了一群球友,但沒有一個能長期深交。
他成長非常多,甚至學到了人生的道理。

 

排球,是他的全世界,他的太陽,他的宇宙。
但這個碩大的宇宙,卻只有他一個人,沒有人與他共享。這樣的排球,太沈重,重到不堪負荷;卻也太輕,輕到只要隨手一撥,就可以將他的世界帶走。

 

也許,他會就這樣自己一個人,一直打排球下去吧。

 

 

<全篇完>

當身分是眼鏡王,爺就是我; 當身分是一個普通人,我就是爺。 兩種身分不停拉扯。 有時候,我也不太清楚兩者的分別, 只想盡力在兩者之間, 找到平衡點。

留個言吧

avatar
  訂閱  
我想訂閱